他是当之无愧的北宋第一“酒鬼”,戒酒而卒

2020-07-24 17:13:35 来源: 网易酒香 举报
0

“十年一梦花空委,依旧山河换桃李。雁声北去燕西飞,高楼日日春风里。眉比石州山对起,娇波泪落汝如洗,汾河不断天南流,天色无情淡如水。”他的诗广受赞誉,词意深美。无需辞藻矫饰,自有一种洗涤过的练达与通透。

他因诗才,与欧阳修,杜默并称“三豪”。虽然在世俗功名方面他未取得成功,但是著在简册,却昭如星辰。

欧阳修为他撰写的祭文中,称他“生而为英,死而为灵。”作为一名“酒鬼”,他活着的时候是个奇人,百年之后仍旧是个传奇,他就是堪称北宋第一“酒鬼”的石延年

 

石延年,字曼卿,北宋文学家、书法家。自幼性格豪放,读书通大略,不求甚解,不专治章句,特别钦慕古人的奇节伟行和非常之功,嗜酒,独好狂饮。自觉不合时宜,不与世俗相容,于是乎整日与酒厮混,大醉以避世。相传宋仁宗因为爱其才而力劝其戒酒,戒酒后竟积疾成病,中年早卒,享年47岁。

历史上很多文人墨客都好饮酒,陶潜但恨在世时,饮酒不得足;李白常在酒家眠,酒后挥毫诗百篇,诗人们爱酒好像是一种天性,但是石延年却将爱酒演绎到了极致。

 

石曼卿喜豪饮,与布衣刘潜为友。尝通判海州,刘潜来访之,曼卿迎之于石闼堰,与潜剧饮。中夜酒欲竭,顾船中有醋斗余,乃倾入酒中并饮之。至明日,酒醋俱尽。

据《梦溪笔谈》记载,石延年酷爱豪饮,和平民刘潜是好朋友。石延年被贬为海州通判的时候,刘潜曾到海州去看望他,两人相聚于石闼堰,见面后便是一番痛饮,从白天一直喝到午夜。眼见一坛子酒行将见底,石延年就在船上翻找出了一斗多醋,掺在了酒坛里,两人接着喝到了天亮,直到把酒和醋全部喝光。

不知道掺了醋的酒是什么味道,只不过想来石延年酩酊大醉之后,佳酿不知美,陈醋也不觉酸了。这种长日入夜行的饮酒方式,是极其损伤身体的。而且石延年极度嗜酒,也有与人拼酒的习惯,奈何过犹不及,酒中的诗意淡了,酒香也酸了。


每与客痛饮,露发跣足着械而坐,谓之"囚饮"。饮于木杪,谓之"巢饮"。以稿束之,引首出饮,复就束,谓之"鳖饮"。匿于四旁,一时入出饮,饮已复匿,谓之"鬼饮"。

石延年不仅能喝酒,还能玩出很多花样。他每次与客人喝酒,总喜欢披散着头发,光着脚,带着枷锁,他把这种饮酒方式称作“囚饮”。爬到树上喝,谓之“巢饮”;爬不上树了,就用秸秆把身子包裹起来,伸出头喝酒,名曰“鳖饮”。到了黑天不点灯,躲躲藏藏,摸黑喝酒,称之为“鬼饮”。 他的喝酒方式可谓是千奇百怪,鬼点子层出不穷,实在是令人叹为观止。


很多诗人喝了酒妙笔生花,石延年却将入喉的美酒化作了怪诞。他是文坛上特立独行的酒鬼,他像是一位幽默大师,在不得志的世间谱写着黑色幽默。酒是他隐匿的桃源,醉乡深处,他永远都是一位有着奇思妙想的少年。

经年之后,石延年终于听从上谕,戒了酒,不曾想,酒断人亡。他与酒终究是分不开的。

石延年死后,他的酒友苏舜钦写了一首诗《哭曼卿》,诗曰:“去年春雨开百花,与君相会欢无涯。高歌长吟插花饮,醉倒不去眠君家。”去年还在春花烂漫中共酌,高谈阔论插花而饮,今昔已然永别。

酒有酒的妙处,酒也有酒的害处,适量饮酒,是在享受,过度饮酒,则是在消耗。

石延年一生嗜酒如命,和刘伶一样以酒为名。戒酒而身死,是他长期滥饮无度惹下的病根,但懂他的朋友却说,没有了酒,也就没有了曼卿。

王梓 本文来源:网易酒香 作者:王玮 责任编辑:王梓_NBJS113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