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重啤将出售最后5%股份

2014-06-24 12:08:05 来源: 网易酒香 举报
0

消失!重啤将出售最后5%股份

重啤集团东部资产即5%的重啤股份准备在今年全部出售。”6月18日,重啤集团上属单位重庆轻纺集团总裁谢英明告诉记者。这预示着重庆啤酒老东家重啤集团今年将彻底退出市场。

老重啤彻底退出

年内出售5%,这已经是重啤集团第4次股份出售,最终购股方均是丹麦啤酒巨头嘉士伯

重庆啤酒涉及金额庞大,“不能一次卖,不能对点销售,超过30%以上股份出售还需要约收购。”谢英明表示。

早在2004年,苏格兰纽卡斯尔公司收购重庆啤酒股份有限公司17.51%的股权。2008年4月,丹麦啤酒巨头嘉士伯(重庆)就以总额5.25亿元首次从苏格兰纽卡斯尔啤酒股份有限公司手中获得了17.46%重啤股权,共计5000万股。

2010年,嘉士伯香港又斥资23.85亿元收购重庆啤酒12.25%股权,嘉士伯基金会进而通过间接控制嘉士伯(重庆)持有重啤17.46%股权和嘉士伯香港持有的重啤12.25%的股权,完成对重庆啤酒持股29.71%,超越重啤集团的控股股东。

2013年12月初,嘉士伯终以30亿元完成了对重庆啤酒的第3次收购,实际持股60%。至此,重啤集团仅剩下重庆啤酒5%的东部资产。

轻纺集团新闻发言人在6月18日的新闻发布会上介绍到:轻纺集团组建之初,基础薄弱、人多、历史包袱重、维稳压力大。2000年,职工总数达51925人,亏损达1.31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92%。于是采取了一手抓改革一手抓转型发展的工作方针,消灭了一大批亏损企业。

谢英明也说,轻纺集团下属企业,涉及轻工、纺织、建材、贸易、电子等众多行业,下属七八十家公司,企业小而分散,有的还出现相互竞争的情况。为更好地发展,需要对产业进行梳理,做大做强传统优势产业,发展新兴产业。因此有的产业选择通过股权转让方式逐渐退出市场。

重庆啤酒就成了轻纺集团改革和转型的试水者。

轻纺套利88亿元

“重庆啤酒的前3次股份出售共获得68亿元交易金额,今年即将成交20亿元。”

据轻纺集团官方网站显示,其瞄准的新兴产业包括裸眼3D、金属陶瓷、LED电子产品等。其中3D显示设备产业化基地项目总投资就达20亿元。

2011年轻纺集团投资6876万欧元(折合人名币5.81亿元)实施了对全球汽车密封件行业排名第四名的德国萨固密的整体收购。

新养的孩子要吃饭,轻纺集团2011年通过发行企业债,募集资金7亿元;2012年又发行中期票据,募集资金6亿元用于还贷;2013年8月又发行了12亿元中期票据。

对于资金如此紧张的轻纺集团,“卖酒”不失为融资的一大渠道,到手的68亿和即将到手的20亿元共计88亿元也不失为一笔可观的财富。

谢英明表示,前三次交易的68亿元,用作重啤集团的员工安置3亿元多,缴纳所得税7亿元多,重啤集团的还贷15亿元,收购小股东股权3亿元多。

拿到手的30多亿元还主要投入到了一些没有竞争能力的企业退出市场后的员工安置;传统优势产业方面的升级改造投入,如收购德国萨固密等;还有集团的其他新兴产业,如裸眼3D项目中,因建设生产线所追加的8000万元投资就是使用的重啤股份出售所得资金。

对于今年即将交易的20亿元,谢英明也表示,除了缴纳所得税、剩余员工安置和部分还贷外,也将用作集团传统优势行业和新兴行业中来。

嘉士伯的一颗棋子

其实嘉士伯收购重啤股份除首次收购获利外,此后的高价收购不但让投资收益化为灰烬,甚至一度顶着亏损压力。

2008年,嘉士伯以10.5元/股的价格购得苏格兰·纽卡斯尔啤酒股份有限公司持有的17.46%重啤股份,较日前6月13日的15.02元/股价位也尚有盈余。

但2010年,嘉士伯是以40.22元/股绝对高价收购重啤12.25%股份,较其当时转让底价24.85元/股相比溢价高达61.9%。

截至2011年12月8日,重庆啤酒公布的乙肝疫苗二期临床研究数据显示其疫苗效果与安慰剂几无差别后,重庆啤酒更是从83.12元/股的高位一路下跌至停牌前的15.94元/股。按嘉士伯购入重啤股份的初始成本计算,不考虑现金分红以及股改等因素,嘉士伯两公司的合计持股成本为29.10亿元,每股成本约为20.21元。至此,嘉士伯所持重啤的股票低于其成本线,嘉士伯已由盈转亏。

即便这样,嘉士伯仍对重庆啤酒不离不弃且不遗余力。2013年嘉士伯不惜斥资29.3亿元,以20元/股(高于停牌前15.94元/股25.5%)的价格要约收购重啤1.47亿股,彻底成功挤退重啤集团和重庆轻纺集团后,真正将重啤据为己有。

虽然嘉士伯方面表示,进一步增持重庆啤酒,是为了有助于深化双方的合作,进一步提升重庆啤酒公司价值及对公众股东的投资回报。但商界哪儿会有白求恩,各方认为其另有私心。

“圈地说”认为,2010年的高价收购,或出于对重啤西南地区的垄断地位。2012年11月,较评估值356%的溢价购买重啤集团和重庆轻纺控股所转让的重庆嘉酿18.58%股份,就是以巩固其在华业务的西部版图。

重庆市场对众多啤酒寡头来说颇具诱惑力,而重庆啤酒在该区域又具备绝对的主导地位,嘉士伯怎会将这个机会拱手送人。

嘉士伯集团发布的财报也显示,2012年公司营业收入增长率仅3%。但在多地区营收倒退或停滞不前的情况下,亚洲市场增长达9%,中国市场的营收自然增长率在4%以上。因此,对于嘉士伯而言,扩大在中国市场的版图显然十分重要。

加之嘉士伯亚太区企业事务部副总裁方军涛今年5月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过去10年到15年时间,中国啤酒市场可以说是一个“战国时代”,各大公司纷纷“跑马圈地”。

然而收购重庆啤酒,借助它的渠道提升集团利润率,或许是嘉士伯眼下比圈地更看重的新目标。

嘉士伯执意收购重庆啤酒集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100%股权就是图谋东部市场。

重啤资产管理公司是一家控股公司,总部位于重庆,旗下拥有重啤集团在华东的所有啤酒厂,分别位于江苏、安徽和浙江,总产能达120万千升。

近日,记者就在临江门天桥老火锅观音桥店看到,嘉士伯旗下中端品牌乐堡已然与纯生、1958等重啤自主品牌站到了一起。该店领班唐玉衡告诉记者:“像我们这种老火锅店,都是用重庆自主品牌啤酒——重庆啤酒。一方面是考虑到怀旧情结,一方面是重庆啤酒在重庆地区有一定的返利。”记者还从唐玉衡处了解到,乐堡也与其他重庆啤酒自主品牌一样有相应返利,可见乐堡的确已通过重庆啤酒的渠道进入了市场。

嘉士伯抑或期望在东部复制这个快速致富的策略,利用重庆啤酒集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东部的8家啤酒厂,让嘉士伯旗下更能贡献利润的品牌迅速在东部打开市场。

不管是“圈地说”还是“渠道说”,重庆啤酒不可否认地已成为嘉士伯在中国市场的一枚棋子。

老山城或成追忆

2014年4月4日,重庆啤酒董事长王克勤、董事白荣恩因身体、工作等原因,分别辞去公司董事长职务、董事职务以及董事会下属专门委员会委员职务。

高管纷纷离任,这是在为嘉士伯方面腾位?

这不免又让人担忧起重啤自主品牌是否能继续走下去的问题。

早在2010年重啤集团卖掉重啤股份时,就有网民在天涯论坛上发帖质疑为何卖掉重啤?并对重啤被卖掉后,重蹈“天府可乐”覆辙的可能性表示担忧,“重庆市民恐怕无法再喝到‘老山城’、‘1958’了”。

外界一度认为重啤一但进入“嘉士伯时代”后,“山城”等自主品牌或被弱化。

对此嘉士伯中国公司方面曾表示,嘉士伯获得重啤的控股权,并不会削弱重啤原来的品牌,而是会将嘉士伯领先的技术与科研以及国际化的市场营销理念,逐渐引入到重啤的生产经营中,对山城啤酒的产品品质、外形设计和品牌定位方面不断提升,实现与嘉士伯的品牌齐头并进,差异化发展。

但近日,记者得到重庆啤酒方面的书面回复:公司2007年、2009年、2012年生产和销售的品牌主要有“山城”、“重庆”啤酒品牌;2014年除前述固有品牌外,公司还许可生产销售嘉士伯、乐堡品牌啤酒。

对于之后重啤以前的自主品牌是否可能会消失,继续引入嘉士伯的其他啤酒品牌问题,重庆啤酒回复含糊。

嘉士伯集团中国区企业事务总监胡钺向媒体解释第一季度业绩下降原因时也提到:公司启动了“勇者之路”战略,对产品结构进行了调整,主动削减了部分毛利率较低的品种,同时优化了传统营销模式,推进了品牌战略建设。

根据重庆啤酒的书面回复可见,2013年前重庆啤酒还全是自主品牌,2013年12月份嘉士伯进行绝对性收购以后,2014年就增加了嘉士伯和嘉士伯旗下的乐堡两个品牌。记者向重庆啤酒方面了解2014年第一季度山城、重庆、嘉士伯、乐堡各品牌的销售比例时,对方表示不便透露。记者希望进一步了解“勇者之路”,至截稿前未得到回复。

就此,国际经济学院教师孙沛成分析说:嘉士伯收购重啤,最初的想法和最终的目标肯定是将自己的品牌入驻西南甚至中国。如果市场接受嘉士伯品牌的进入,嘉士伯会进一步扫清本土品牌。来源:重庆青年报

张涛 本文来源:网易酒香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