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酒行业的“危”和“机”

“因受市场因素影响,白酒行业进入调整期,在行业整体下滑、消费萎缩的严峻局势下导致净利润出现大幅下降”。泸州老窖、沱牌舍得提到“高端白酒产品销售下滑,导致收入下降”。

从证券市场上看,从年内至今,五粮液跌幅-28%,山西汾酒跌幅-45%,泸州老窖跌幅-33%,贵州茅台跌幅-14%。这份报表以及市场的表现,把行业拖入到了低谷,作为大消费品种,此类消费呈现明显下滑。同时财务表得其他数据可以看出白酒渠道压力变大,表现为预收账款下降、企业经营性现金流大幅减少,企业的应收票据、应收账款增加,这反映出白酒行业以前”先打款后给货“的销售模式已经发生了改变,说明渠道现金压力较大。而龙头企业无论从资金、规模、渠道控制上均有优势,包括业绩调节能力、抗风险能力相对较好。

中低端白酒市场竞争现象,这是政策导向所引发的行业的发展方向,面向大众消费的中低端白酒成为市场的主要出发点,经过统计,市场上各大白酒企业目前的大致动向有以下变动。

除类似茅台等降价、开放经销权、推出中低档产品,异地投资建厂等,尽力保住或提高市场份额外,类似于沱牌舍得,借机改制期望赢得下一轮增长。具体来看,茅台的汉酱、仁酒大幅降低零售和出厂价,飞天53度以999元价格开放招团购经销商;五粮液推出特曲、头曲等中档产品;洋河股份推出“中华老字号”系列产品;水井坊被DIAGEO收购,外方管理层代换中方团队等等。所以后市关于面前大众和部分商务的消费市场有望出现回暖,适度能够带动白酒行情的转型发展。

但是这种靠低端去抢占市场份额的行径应该得到监督,适度控制市场的恶意竞争,疏导价格机制,引导定价制度,并且要鼓励企业做好高端白酒,保持原有的竞争优势。调控的目的并不是把高端白酒赶出市场,而是对高端的加强。表象需求虽有减弱,但是真是的需求并未降低。所以要统筹低端和高端,同时要鼓励优秀的白酒企业走出去,拓展外延渠道。

关于白酒行业的投资机会的问题,应该两种思维去对待。首先是找到行业的增长点在哪,从白酒的相关行业看,葡萄酒和啤酒等表现良好。从白酒自身来看,优质的白酒企业,具备抗风险能力,在经过前期的黄金时代之后,价格伴随着周期回落。价格底部的区间逐渐形成,随着去除行业泡沫之后,真实的行业起点呈现出来。

从这个角度去看,短时期白酒的逆转不会出现,但是中期的低位投资价值逐渐显现,重点在于优质企业。其次是白酒的整合创新期和品牌集中期或将出现,在资本化的主导下,白酒产业将发生各种变化,随着行业内外的整合加强,中国白酒产业的集中度将越来越高,越来越多的中小微型白酒企业,将会被大的集团和企业也并购,甚至像水井坊一样,被外资收购,以上这些渠道或是未来中国白酒的一条出路。所以在资本整合的过程中,大量的投资机会一会出现。

屠棋 本文来源:网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