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里从为客,诗成觉有神” ——唐诗与酒

2020-08-23 08:34:56 来源: 网易酒香 举报
0

唐诗丰富多彩的咏酒诗和与唐人大量的酒后所作的精彩诗篇来看,这些诗确实是唐人酒文化营养基中所孕育出的精神花朵。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好的唐诗几乎有一半是在酒兴中写出来的。且不说像王绩的《过酒家》、李白的《将进酒》、《襄阳歌》、《月下独酌》、杜甫的《醉时歌》、《饮中八仙歌》、王维的《渭城曲》、孟浩然的《过故人庄》、王翰的《凉州词》等一系列的咏酒诗,就是那些不是咏酒的许多名诗,也大都是诗人酒后之作。唐代有哪一位诗人不喝酒?又有哪一位光喝酒不作诗的呢?所以说,唐人的诗是与酒有着密切关系的。五万多首唐诗,其中直接咏及酒的诗就有六千多首,其他还有更多的诗歌,间接与酒有关。可以说,唐诗中有一半诗,是酒所催生出来的。

诗是酒之华,酒乃诗之媒

说诗是酒之华,从唐诗的实际情况来说,是一点也不过分的,请看下面的几首诗:
满卷才子诗,溢壶圣人酒。……此时吸两瓯,吟诗五百首。 (寒山《诗三百三首·满卷》)
醉后乐无极,弥胜未醉时。动容皆是舞,出语总成诗。 (张说《醉中作》)
灯花何太喜,酒绿正相亲。醉里从为客,诗成觉有神。 (杜甫《独酌成诗》)
酒中得意吟诗,醉后出语成诗,酒中诗思敏捷,醉里能出好诗,寒山、张说和杜甫确实道出了诗与酒之间内在的密切关系。诗之与酒恰如花之与本,互为表里,相依为伴。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酒与诗的关系,那就是酒乃诗的要素之一。因为酒是诗的催生剂和重要的物质触媒,同时,酒的文化精神也是诗的一个重要的精神支柱。那么,什么是酒文化精神呢?借用西方的一个术语,酒文化的精神,就是酒神精神。按照西方文化的说法,酒神精神代表狂醉、热情、享乐、反抗、追求自由和表现生命与自我本能等。其中心精神就是放松身心,追求精神自由。这种精神,和我国诗歌的艺术精神是相通的。

我国古典诗歌的艺术精神,基本上就是一种表现的艺术,是一种追求表现心灵自由的艺术,它所追求的主要一个方面就是一种浪漫的、超尘脱俗的、自由的精神境界。而这种精神境界,正是醉乡里的境界。人在现实生活中,要受到现实制度的种种制约,尤其是在封建社会中,封建礼教束缚着人们的思想和行动,动则得咎,是很少有自由可言的。只有在梦中和醉中,人们的思想才从现实的约束中得以解脱,精神的翅膀才得以展开,自由地飞翔。正是醉中自由的天地,才给诗歌提供广阔辽远的飞翔空间。酒文化的精神,也就是自由的精神,解放的精神。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酒文化精神乃是诗的一个重要精神支柱,诗的自由之魂。因此,在此基础上,李白才得以“一斗诗百篇”,而杜甫才能“诗成觉有神”,而张说才能“出语总成诗”。酒之于诗,其功可谓大矣。

酒予诗以壮思,诗予酒以雅怀

从唐诗的兴盛和创作的角度上来讲,酒的功劳更是不可泯没。唐诗的兴盛虽然原因多样,但酒的促进作用不可小视。酒刺激了诗兴和诗人的创造力。唐代有许多诗歌都是在歌席酒筵上所作,或是在朋友间欢饮酬唱、一个人独酌沉吟中写成的。总之大多都与酒有些关系。至于从创作的角度来讲,酒是扫愁帚,更是钓诗钩。
《文心雕龙·神思篇》中说:“是以陶钧文思,贵在虚静,疏擒五脏,澡雪精神。”就是说,只有在相对虚静的状态下,才能进入创作的过程。在虚静的环境里,才能够文思活跃,想像驰骋。“故寂然凝虑,思接千载;悄然动容,视通万里。”怎样才能达到虚静的状态呢?最好的办法是饮酒。在酒中,最好在似醉非醉的微醺之时,最容易进入“虚静”状态。即在酒的作用下,把自己从现实嚣闹中隔离出来,进入一个相对虚静的环境中,此时才能进入创作状态。而此时的思维却处于最活跃的状态,此时的想像就像是插上了翅膀,在思维的时间和空间中自由地飞翔。此即 “思接千载”和“视通万里”了。张说的“出语总成诗”,李白的“敏捷诗千首”,杜甫的“诗成觉有神”,也正在此时。
酒能激发出诗人的创作激情和灵感,关于此点白居易也有深刻体会。他在诗中多次写道:“醉来狂发咏”(《偶吟》)、“酒狂义引诗魔发”(《醉吟二首》其二)等等。他晚年的诗多写于醉中。李贺在喝酒喝到兴头时,诗情便像潮水一样地撞击着心胸:“酒阑感觉中区窄,……吟诗一夜东方白。”(《酒罢张大彻索赠诗时张初效潞幕》)这种现象在唐人中是屡见不鲜的。

在醉中,诗人的想像力也特别丰富。平时所想不到的奇思妙语,独特构思,都会突然出现。有时连诗人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像李白的《月卜独酌》:“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这样的奇思妙想,就是李白,若不在醉中,也很难想像得出来。李贺的“桃花乱落如红雨”(《将进酒》),这样美妙的诗句,也只能是酒中的产物。“客醉花能笑,诗成花伴吟”(戎星《花卜宴送郑炼师》),酒醉中常有独特之思,诗人高兴,花也会发笑,诗作己成,花也会跟着诗人伴吟。“诗句乱随青草发,酒肠俱逐洞庭宽。浮生聚散云相似,往事微茫梦一般。”(李群玉《重经巴丘追感(开成初陪故员外从翁诗酒游泛)》)诗人的想像确实十分丰富而奇妙,在醉中可谓是涉笔成趣,触目成诗。
同时,酒也能给诗创造宽松的心理环境,可以让诗兴任意发挥。这点,唐人也有自觉的认识。杜甫诗口:“宽心应是酒,遣兴莫过诗。”(《可惜》)朱庆徐说:“醉里求诗境”(《陪江州李使君重阳宴百花亭》)。看来,这是唐人的经验之谈。正是在酒中,诗人的思想也最为解放。按照弗洛伊德的说法,此时诗人的“本我”,己突破了“超我”的思想防线,大胆地,自由地写我之所思,书我之所想,坦率地表达自己的真思想、真性情。许多唐人的好诗,都是在这样的自由状态中写出来的。而这样良好的自由状态,正是酒创造出来的。酒对诗歌创作的贡献,过去人们却很少提起,因此,这里说得再多些也不算过分。

但诗也给予酒以强烈的影响。诗对酒的品味给予全面的提升,做了雅化。酒事成了文人骚客得以表现风流儒雅之风度的不可缺少的活动和手段。文人行酒,其酒令就有许多种,或射覆,或投壶,或拔酒筹,或行文字令,或击鼓传花、或斗牌投骸等等。唐代文人酒令的名目如历日令、署头令、瞻相令、巢云令、手势令、旗蟠令、拆字令、不语令、急口令、四字令、言小名令、雅令(千字文令、诗令、经史令)、招手令、鞍马令、抛打令、卜次据令、卷白波、《莫走》等就有20多种。尤其是诗人的雅集,常常是当场分韵赋诗,以诗决胜负。文人骚客给酒事赋予了深厚的文化内容。酒就不但是一种普通的饮料,饮酒就不仅仅是单纯的为了解渴过瘾,而是一项高雅文化活动。而且酒也成了诗所歌咏的重要对象之一,酒事活动经诗歌的雅化,也具有了审美价值,成了诗歌内容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因此,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是诗予酒以雅怀。饮酒成了诗人风流高雅的表现,诗丰富提高了酒的文化内涵。酒的地位能与诗相比并,是诗人的功劳。

来源:中国酒业协会acca

王梓 本文来源:网易酒香 责任编辑:王梓_NBJS113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