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大笑能几回,斗酒相逢须醉倒” ——漫谈唐诗中的借酒抒情

2020-08-21 07:18:40 来源: 网易酒香 举报
0

在诗歌中借酒抒情的主题源远流长,早可以追溯到《诗经·小雅·宾之初筵》第一次以酒入诗,借饮酒以刺失仪乱德,开了我国诗文化中借酒抒情的先河,后有曹操的“酾酒临江,横槊赋诗”,再有陶渊明《饮酒》的不朽之作,发展唐代,这种借酒抒情的诗作尤为繁盛,据统计,流传至今五万余首唐诗中,就有六千余首与酒相关,这些诗篇寄托的主要是诗人借酒抒怀,寄情言志,如诗仙李白的“且乐生前一杯酒,何须身后千载名”,再如诗圣杜甫的“浊醪必在眼,尽醉摅怀抱”,再如诗佛王维的“身投河朔饮君酒”等等都是借酒抒情。

01理想壮志、建功立业的豪迈之情

借酒抒发理想壮志、建功立业的豪迈之情是唐诗中最常见的主题之一。唐朝诗人常常借酒抒发他们的人生抱负,酒能言已之志。在酒里,他们的人生理想才得以最大可能地实现。唯有酒,才能够将自己的一身壮志凌云的豪情展示。如李白的《扶风豪士歌》的“扶风豪士天下奇,意气相倾山可移;作人不倚将军势,饮酒岂顾尚书期。雕盘绮食会众客,吴歌赵舞香风吹”、“脱吾帽,向君笑;饮君酒,为君吟:张良未逐赤松去,桥边黄石知我心”,以系念时事发端,以许身向国明志收结。诗中描写了在豪士家饮宴的场景,但李白并没有在酣乐中沉醉。在战国那个动乱的时代中的杰出人物重义气,轻死生,以大智大勇协助信陵君成就了却秦救赵的奇勋,千秋万代,为人传诵。如今又逢罹乱,李白很想效法他们,报效国家。诗人借酒抒发其豪情壮志。在《将进酒》诗中,诗人又一次歌颂了黄河,并与自己的身世之感、傲然之志相互映衬,借酒抒发其热爱生活、蔑视权贵的感情。


又如岑参的《凉州馆中与诸判官夜集》中的“一生大笑能几回,斗酒相逢须醉倒”将边塞生活情调和强烈的时代气息结合了起来。更是将夜宴的欢畅气氛写的淋漓尽致,豪气纵横,非盛唐的人不能如此。“花门楼前见秋草,岂能贫贱相看老。”不但不是有感于时光流逝,叹老嗟卑,有着能够掌握自己命运的豪迈感,表现出奋发的人生态度。“一生大笑能几回”的笑,更是爽朗放达的笑。它来源于对前途、对生活的信心。同样,“须醉倒”,也不是借酒浇愁,而是以酒助兴,是豪迈乐观的醉。从人物的神态中,可以清晰感受到诗人的豪迈之情。再如王翰的《凉州词》中的名句“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琶琵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以奔放的热情和充满边地奇诡风光的特色给我们成功地描绘了一幅塞上军旅饮宴图。诗歌饱含激情,以浓笔重墨为我们大笔书写了军旅宴会的热烈气氛,抒发出诗人的理想壮志、建功立业的豪迈之情。

02离愁别恨、深情厚谊的相思之情

借酒抒发离愁别恨、深情厚谊的相思之情是唐诗中的又一类主题作品。酒是饯行送别诗中不可或缺的意象之一,酒不仅是诗人离别流露感情时必备的东西,而且已经成为离别诗中离愁别绪的具体载体。如王维的一句“劝君更进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置酒长安道,同心与我违”、“下马与君酒,问君何所之”等诗句道出了无数游子的心声。这些句子,是饯行时的送别辞,截取的虽然只是饯行宴席上友人酒酣意欲告辞启程、主人殷勤劝酒的短暂场面,但是却表明主客双方的惜别之情已达到了高潮,从诗人这热情洋溢而又朴素自然的劝酒辞中,可以窥见诗人珍视友谊、热爱生活的丰富的内心世界,同时也可以想象到诗人临风把盏的潇洒倜傥的形象。


再如王维的《不遇咏北阙献书寝不报》“身投河朔饮君酒”,既思乡怀人,却又宁愿继续漂泊他乡,主人公借酒这一意象将矛盾的心理刻画的淋漓尽致,极深刻地反映了他失意以后凄楚、哀伤悲愤的心情。当诗人仕途通畅、心情舒畅之时,酒与诗结合只为娱己。除借酒抒发离愁别恨的苦闷情绪外,也有借酒抒发深情厚谊的欢快送别场面的。如李白的《金陵酒肆留别》更是一扫离别时的忧愁,诗句流畅明快,自然天成,语虽明浅,却清新俊逸,情韵悠长。“风吹柳花满店香,吴姬压酒劝客尝。金陵子弟来相送,欲行不行各尽觞。”不加雕饰的语言真切地描画出金陵优美的自然风物和人文景观,传达出依依惜别的深情厚意,流露出浓郁的相思离别的相思之情。

03淡泊名利、悄然出世的归隐之情

酒抒发淡泊名利、悄然出世的归隐之情的作品是唐诗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我国古代文学史上,总有一部分文人不满于现实的暗淡,受释道思想的影响,悄然出世,酒此时也被他们带入到他们向往的那个世界,他们可以放弃功业名利,唯独放不下能够慰藉心灵的酒。在唐代这也不例外,这种思想可在王维、孟浩然、李颀等诗人身上得到淋漓尽致的展现。如王维由于对李林甫把持下的黑暗政治不满,不愿同流合污,又不能与他们决裂,因而诗人采取了半官半隐的方式,时常住在终南山中饮酒、垂钓,在清寂的林泉中寻求精神寄托。他的《答张五弟》 “不妨饮酒复垂钓,君但能来相往还”恰如其分的表现了诗人在隐居中寂静安闲的生活情趣,又表达了对志趣相投的友人的真热感情,情感朴实、自然、亲切。当然,酒此时已成为诗人精神的慰藉。


又如孟浩然是一位隐士,而且他爱酒,从他的诗《听郑五愔弹琴》“阮籍推名饮,清风坐竹林。半酣下衫袖,拂拭龙唇琴”可以看到一位善琴好饮,放浪潇洒,飘然出尘的高士形象。“一杯弹一曲”将郑愔边饮边弹的气派浪漫化,诗用“半酣下衫袖,拂拭龙唇琴”的细节表现郑愔的豪放旷达,用酒、清风、竹林、琴、夕阳烘托其高洁;借此明已之志。 在李白《赠孟浩然》诗中也描绘了一幅高人隐逸图,勾勒出一个隐卧林泉、风流自得的孟浩然似的隐士形象。一个“卧”字,活画出人物风神散朗、寄情山水的高雅志趣,在皓月当空的清宵,他把酒临风,往往至于沉醉,有时则流连忘返,于繁花丛中。在形象描写中蕴含敬爱之情。慕名利、自甘淡泊的品格已写得淋漓尽致,对酒的喜爱也进一步说明了李白对那种品格的欣赏及向往,是酒成全了孟的风流和隐士形象。再如李颀在《送陈章甫》中,用“醉卧不知白日暮,有时空望孤云高”的诗句表示自己的人生志向,诗人与同僚畅饮,轻视世事,醉卧避官,寄托孤云,显出他入仕后与官场污浊不合,因而借酒隐德,自持清高,抒发了他淡泊名利的归隐之情。

04人生失意、壮志未酬的忧伤之情

酒抒发人生失意、壮志未酬的忧伤之情的诗篇在唐诗作品中枚不胜举。酒丰富了唐文学的内涵,使唐文学呈现出更为丰富多彩的面貌。诗人们在酒中抒发个人的孤独感,落寞时酒成为抒发怀才不遇愤闷之情、排忧解闷的工具。酒在诗人落魄时,奉行的是“今朝有酒今朝醉”,酒可以说是诗人的灵魂治疗师。如杜牧追述自己在扬州时“落魄江湖载酒行,楚腰纤细掌中轻”的放荡形骸的生活,抒发的是蹉跎岁月、落拓不遇之情怀。诗酒风流,放浪形骸。故日后追忆,乃有如梦如幻、一事无成之叹。这是诗人感慨人生自伤怀才不遇之作,非如某些文学史所论游戏人生,轻佻颓废,庸俗放荡之什。


又如《对酒》诗中,“无如饮此销愁物,一饷愁消直万金”,白居易愁绪满怀,借酒销愁。杜甫的《发潭州》写饱含奔波无定、生计日窘的悲辛,杜甫本来是“性豪业嗜酒”的,何况现在是沦落天涯,前途渺茫,因此只有通过“夜醉长沙酒”痛饮沉醉而眠,其中透露借酒浇愁的无限辛酸,有力地渲染了一种十分悲凉寥落的气氛,这种气氛深刻地表现了世情的淡薄;同时也反映了诗人辗转流徙、飘零无依的深沉感喟,抒发了诗人自己流落他乡、孤独悲伤和抱负不能施展、人生失意的愤世之情。

责编:蒿凤

来源:中国酒业协会CADA

田静 本文来源:网易酒香 责任编辑:田静_NBJS110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