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欢聚散一杯酒,南北东西万里程” ——酒与离别

2020-08-16 09:11:26 来源: 网易酒香 举报
0

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王维《送元二使安西》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李叔同《送别


唐代诗人王维诗画皆称一绝,其诗“诗中有画”,其画“画中有诗”。王维的山水诗和田园诗的主要内容是反映他厌倦官场生活,试图从佛教的禅理中求得精神解脱,在山林胜景中寻求清静闲适生活的避世思想。

以实行人格化教育的教育家李叔同,其绘画、书法、音乐、表演、诗词样样都高明。他的绘画、音乐刷新国人视听。他是中国裸体画的第一人,也是最早介绍西洋音乐的人。值得一提的是,他留学日本首演《茶花女》,揭开中国话剧史。但是,为了苦难中的芸芸众生,李叔同皈依佛门,成为千古佛学的又一传人——弘一法师


王维和李叔同都擅长绘画,精通音乐,最后都皈依佛门,只是王维为个人而读经避世,李叔同却为苍生而成为佛陀。作为诗人,在表达离愁别绪时,更是异曲同工——托“柳”借“酒”表达离别之情。

“多情自古伤离别” 。《送元二使安西》是一首非常有名的送别诗,后因谱入乐府,成为社会上流行的歌词、别席离筵的绝唱——《阳关三叠》。李叔同的《送别》更是一首百唱不厌、牵动人心的优秀的抒情歌词。这两首诗都写到了“柳”与“酒”,而这两种事物都与中国人的生活密切相关,同时也与中国文学结下了不解之缘。

两首诗一开头都创设了一个能增强离情别绪的环境——客舍、长亭。“长亭”写地,又寓别情,因而便成了离别的象征。和风徐来,杨柳婆娑。面对良辰美景,再无赏景雅兴。折断柳枝赠与友人,“堤远意相随”(李商隐《赠柳》)。古有折柳之俗,《诗经·小雅·采薇》中“昔我往矣,杨柳依依”,是歌者回忆离乡时的情景。唐人以折柳相赠来表示对远行人的留恋之情。所以赏心悦目的柳树陡然增加人们浓厚的离情别意。李白《宣城送别刘副使入秦》:“无令长相思,折断杨柳枝。”白居易《青门柳》:“为近都门多送别,长条折尽减春风。”张九龄:“纤纤折杨柳,持此寄情人。”“柳丝长玉骢难系,恨不得倩疏林挂住斜晖。”“柳”谐音“留”,柔长的柳条喻绵绵的情意和关怀、长长的相思与牵挂。“柳”是离别的象征。


“相见时难别亦难”。老朋友对饮畅谈,千言万语尽在酒杯中。酒,作为中国文化的一脉,其发展源远流长。曹魏时期,中国酒与中国诗的结合,使中国文学更增添了民族色彩。“酒”谐音“久”,寓情意长久之意。“悲欢聚散一杯酒,南北东西万里程。”在离席别筵上,“溶溶玉醅,白泠泠似水,多半是相思泪”(《西厢记·长亭送别》)。然而,唐人的告别是经常的,步履是放达的。因而他们多半不会“执手相看泪眼”,而是说“休烦恼,劝君更尽一杯酒,人生会少,自古富贵功名有定分,莫遣容仪瘦损。休烦恼,劝君更尽一杯酒,只恐怕西出阳关,旧游入梦,眼前无故人。” “中军置酒饮归客,胡琴琵琶与羌笛。”两位老朋友举杯对饮,此时此刻,应该有几声胡琴与羌笛,音色极美,动人心魄。然而,这却成了离别时的哀音。天色已晚,鸟要还巢,人要回家。而友人却打点好行囊,奔走他乡,这怎能不令人愁肠百结呢?“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这不是重唱“西出阳关无故人”的哀曲吗?劝酒饯别,老朋友端起酒壶,再一次斟满了友人的酒杯。友人也毫不推辞,一饮而尽。此景此情,怎不叫人感动呢?“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日日促膝相谈的友人离去,留给自己的却是冷落、孤寂。

责编:蒿凤

来源:中国酒业协会CADA

田静 本文来源:网易酒香 责任编辑:田静_NBJS110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