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听君歌一曲,暂凭杯酒长精神” ——刘禹锡诗词中的酒

2020-07-30 10:05:19 来源: 网易酒香 举报
0

刘禹锡一生寄情诗酒,在他流传下来的八百多首诗歌中, 有不少地方写到酒。和刘禹锡诗词中表现出的尖锐的批判与讽刺的锋芒相对称的,是他在写到酒的时候, 不是哀伤悲戚,不是消极颓废,而是借着酒,抒发出一种积极奋发、乐观旷达的气概。这在古代文人中是少见的,尤其联系到他长期被贬谪边远、坎坷磨难的一生, 更是难得。这方面的代表作, 当然得首推《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这首诗。

元和十年,刘禹锡暂时结束了被贬谪的生活,北返洛阳,途经扬州,他的朋友白居易设宴款待他,并为他慷慨悲歌:

为我行杯添酒饮, 与君把箸击盘歌。

诗称国手徒为尔, 命压人头不奈何。

举眼风光长寂寞, 满朝官职独蹉跎。

亦知合被才名折, 二十三年折太多。

刘禹锡深深为朋友的劝慰和同情所激动, 他即席献上了那首脍炙人口的诗篇:

巴山楚水凄凉地,二十三年弃置身。

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今日听君歌一曲,暂凭杯酒长精神。

巴山楚水凄凉而又荒远, 我被弃置在那里二十三年, 但那毕竟是过去了。沉舟侧畔千帆竞发, 病树前头万木争春,感激你为我吟诗一首,让我们喝干这杯酒吧,凭借它振作我们的精神。这里不去全面评价白居易和刘禹锡,仅就这两首诗来说, 不得不承认刘禹锡的格调更高昂一些。他的这种心境在《昼居池上亭独吟》中也有所表述:

日午树荫正,独吟池上亭。

静看蜂教诲,闲想鹤仪形。

法酒调神气,清琴入性灵。

浩然机已息,几杖复何铭。

刘禹锡认为饮酒不仅仅是为了享乐,不是为了消愁,而是为了调节精神。与上面两句联起来, 他要接受“蜂教诲”, 勤奋努力,他要取法“鹤仪形”, 进德修身, 这些都是反映了诗人美好的情操。这种积极乐观的情绪, 在刘禹锡诗词中不时流露出来, 如“芳林新叶催陈叶, 流水前波让后波”、“雪里高山头白早, 海中仙果子生迟”。悲秋差不多是古代文人的一个传统, 刘禹锡则不然, 他的《秋词二首》、《秋日送客至浅水驿》、《始闻秋风》、《望洞庭》等诗篇中, 一扫逢秋悲寂的情调, 给人一种豪壮的感受。当然他有时在写到酒的时候也夹带出悲伤:

今朝无意诉离杯, 何况清弦急管催。

本欲醉中轻远别, 不知翻引酒悲来。——《洛中逢韩七中丞之吴兴口号五首》

本来想开怀畅饮, 不诉说别离的愁苦, 不把远别放在心上, 不料酒劲上来, 反而引起了悲伤。但是, 就这个悲字, 也不完全是伤心, 这里也透出一种悲愤。还是白居易是他的知己,在他死后, 白居易对他作了公正的评价:

四海齐名白与刘,百年交分两绸缪。

同贫同病退闲日,一生一死临老头。

杯酒英雄君与操,文章微婉我知丘。

贤豪虽殁精灵在,应共微之地下游。——《哭刘尚书梦得二首》


刘禹锡生活在唐的中叶,他所参加的“永贞革新”的政治斗争触犯了专权的宦官、割据的方镇以及族大官僚的利益,遭到他们合力反对。那样庞大的专制机器压下来, 是谁也难于承受的,他不能不感受到压抑的痛苦。

谪在三湘最远州,边鸿不到水南流。

如今暂寄樽前笑,明日辞君步步愁。——《赴连州途经洛阳, 诸公置酒相送, 张员外贾以诗相赠, 率而酬之》

这时他刚刚结束被贬谪的生活回到长安,他满以为这回可以在京师久住,不料只隔几个月又因诗得祸,刺往连州。在他赴连州途经洛阳的时候, 朋友们为他饯行。作为答谢,他在席间写了这首诗。我又被贬到最远的连州了, 那里边鸿不到, 只有水向南流, 今天席间和朋友们在一起, 暂且举起酒杯尽情地欢笑吧, 明天辞别诸位, 每走一步便增添一层忧愁。这位参加永贞革新的斗士、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禁不住发出了悲哀的叹息。

附带一笔,刘禹锡诗词中多次写到酒旗。“酒旗相望大堤头, 堤下连樯堤上楼。”《堤上行三首之一》;“长堤缭绕水徘徊, 酒舍旗亭次第开。”《堤上行三首之三》;“城外春风吹酒旗, 行人挥袂日西时。” 《杨柳枝词九首》。长途跋涉的游子,在困乏的旅途上,远远看见了酒旗,那一定是感到份外的亲切。诗人的视野里多次注意到酒旗,大概也是他空寞的心境的流露吧!

责编:蒿凤

来源:中国酒业协会CADA

田静 本文来源:网易酒香 责任编辑:田静_NBJS110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