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棋书画诗酒花茶,看古人到底有多会玩

2020-07-03 15:40:07 来源: 网易酒香 举报
0

善琴者通达从容,

善棋者筹谋睿智;

善书者至情至性,

善画者至善至美;

善诗者韵至心声,

善酒者情逢知己;

善茶者陶冶情操,

善花者品性怡然。

 

“琴、棋、书、画、诗、酒、花、茶”是古人热衷的生活方式。曾经不懂这几样,都不好意思在社会上混。

怎么说呢,古时候没有电视,没有手机,也没有网络,但古人有他们自己的消遣方式,主要围绕着一些“雅事”,玩出了诗情画意。伯牙子期以琴会友,琴弦上是心意的相通;棋为手谈,棋盘上是另一个天下,充溢着纵横捭阖;王羲之临池学书,池水尽黑,飘逸的笔端是过往的苦练和神思的飞扬;描摹山河寂寂、留白意蕴无边,画笔一挥就是一个盛世。琴棋书画可达意,诗酒花茶可怡情。

古人的物质生活远不及今天丰富,但是他们的精神世界却光照着富饶的火光。

现如今,我们的物质生活得到了极大的丰富,但是,信息的大爆炸也分割着我们的时间,五花八门的社交生活,将我们的精神世界一点点打碎。再回看古人的“人生八雅”,仿佛一场不合时宜的旧梦,他们的雅事与我们隔着缥缈的云端,再难重现。

刷着短视频、吃着外卖快餐,手机屏幕的使用时间居高不下,忙碌的生活好像已经容不下一张安静的书桌。我们很忙,忙着刻苦工作、忙着养家糊口,忙得忘记了自己也需要一个精神的角落,我们原本不是俗人,只不过误入尘网中,一去好多年。

不得不说当前琴、棋、书、画、诗已经高度职业化了,这“五雅”的门槛都比较高,毕竟时代不同了,土壤也会随之改变,自然而然也会结出不一样的果子。

但是酒、花、茶就不同了。李太白能举杯邀明月,我们也能;陶渊明能采菊东篱下,我们也能;苏东坡能且将新火试新茶,我们也能。这“三雅”在我们的生活中从未曾缺席。

酒,千百年来都是文人墨客的灵感。它消遣着人生中的不得意,陪伴在旅人的左右,望尽天涯路,桃李春风一杯酒足以洗尽尘埃。我们需要酒,它是情绪宣泄的伴侣,它是欢庆时刻的灵魂,举杯的时候,与尔同销万古愁的豪情往往会油然而生。

          

花,四季轮回总能等到花开有声。既有一日看尽长安花的顺遂,也有忽逢桃花林的时运,也有东风夜放花千树的惊喜。只要我们的眼睛不被乱花迷醉,这世间就总会有花开,花开堪折直须折,在我们的案头,在我们的心间,暗香盈盈,一叶一蕊无不畅意着生活的热情。

           

茶,人生逆旅总有茶香相伴。日高人渴漫思茶,茶能解渴亦能解忧,茶是温和的,也是隽永的。不急不躁的性格,茗香袭人,汲水烹茶,慢慢舒展的叶片,舞动在杯盏之中,天上云卷云舒,我们的心底也是旷达的。

          

松花酿酒,春水煎茶,古人有的,我们尽有之。只不过心境变了,浮躁如斯,琴、棋、书、画、诗、酒、花、茶也在物欲横流的当下,变成了工具,沦为了摆拍的道具,丧失了原本的雅致。我们拥有的越多,反而越迷惑。


“清夜无尘。月色如银。酒斟时、须满十分。浮名浮利,虚苦劳神。叹隙中驹,石中火,梦中身。

虽抱文章,开口谁亲。且陶陶、乐尽天真。几时归去,作个闲人。对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

苏轼的《行香子》中,让我们暂忘浮名浮利,不再为其虚苦劳神。满满斟上一杯酒,只当自己是个自由自在的闲人,暂返天真,不务俗事,像古人那样,玩得风雅无边。

田静 本文来源:网易酒香 作者:王玮 责任编辑:田静_NBJS110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