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子恺画端午:粽子、老虎头、 打蚊烟

2020-06-24 17:12:01 来源: 网易酒香 举报
0

丰子恺粽子

丰子恺“小杨柳屋”的小客厅里,常常排满那小眼睛似的漫画稿,微风穿过时,几乎可以听出飒飒的声音。每当看到佳作,丰子恺的好友朱自清便要求他再画一幅送他。

朱自清说:“一幅幅的漫画如一首首的小诗——带核儿的小诗,就像吃橄榄似的,老觉着那味儿。”

丰子恺 火肉粽子

丰子恺 雄黄角黍过端阳

丰子恺 老虎头

蒲剑艾旗忙半日,分来香袋与香球。

雄黄额上书王字,喜听人称老虎头。

丰子恺 打蚊烟

《端阳忆旧》

丰子恺

我幼时,即四十余年前,我乡端午节过得很隆重:我的大姐一月前制“老虎头”,预备这一天给自家及亲戚家的儿童佩带。

染坊店里的伙计祁官,端午的早晨忙于制造蒲剑:向野塘采许多蒲也来,选取最像宝剑的叶,加以剑柄,预备正午时和桃叶一并挂在每个人的床上。

我的母亲呢,忙于“打蚊烟”和捉蜘蛛:向药店里买一大包苍术白芷来,放在火炉里,教它发出香气,拿到每间房屋里去熏。同时,买许多鸡蛋来,在每个的顶上敲一个小洞,放进一只蜘蛛去,用纸把洞封好,把蛋放在打蚊烟的火炉里煨。煨熟了,打开蛋来,取去蜘蛛的尸体,把蛋给孩子们吃。到了正午,又把一包雄黄放在一大碗绍兴酒里,调匀了,叫祁官拿到每间屋的角落里去,用口来喷。喷剩的浓雄黄,用指蘸了,在每一扇门上写王字;又用指捞一点来塞在每一个孩子肚脐眼里。据说是消毒药的储蓄;日后如有人被蜈蚣毒蛇等咬了,可向门上去捞取一点端午日午时所制的良药来,附上患处,即可消毒止痛云。

世象无常,现在这种古道已经不可多见,端阳的面具全非昔比了。

来源:书画新风景

田静 本文来源:网易酒香 责任编辑:田静_NBJS110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