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了这杯团圆的酒

2019-01-04 14:32:47 来源: 网易酒香 举报
0

觉得白酒难喝,很大的可能性确实是因为您喝白酒的姿势不对,或是酒不对。纯粮高白除了酸味之外,几乎能调和所有种类的复杂味觉。但前提是你要控制酒量和速度,硬灌只能让酒精的过度刺激和麻醉作用掩盖掉这些精微的感觉。所以白酒的正常取用方式是用来抿的。兴之所至,每餐一至二两足矣。若是口腔肌群控制力强,三两钱高白就能尽兴。

纯粮高白不但非常香,而且香气过于馥郁,酒精的刺激性亦过大,必须经消化液充分稀释,化解酒力,不可多喝,过犹不及。在口腔需唾液稀释,先吃菜的一个目的也是为了用食物刺激唾液分泌;在胃内则需胃液稀释,而先吃菜则食物先入胃,又可刺激胃液分泌。滥饮时入喉发苦,返口发馊。便如吲哚之香,若浓集于谷道,即成粪臭。


喝白酒于我最幸福的时刻,莫过于数九冬雪除夕夜,全家人齐聚客厅,围坐火锅前。鲜切羊肉大白菜,麻酱腐乳野韭花;锅中蒸汽氤氲,窗缝风声倏呜;偕子同乐,与妻对酌。热乎乎的羊肉与甜脆的白菜下肚之后,紧跟着抿一口,一缕热线窜胃,满嘴窖香蒸腾。余华在《许三观卖血记》里讲“这可是神仙过的日子”,许茧工喝的虽是黄酒,心情大概和我一样。

来源:节选自酩悦“记忆中的大曲酒”酒友征文大赛

王彤 本文来源:网易酒香 责任编辑:王彤_NG10738